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在山上捡到翡翠戒指我开心不已,下山时碰到一老者:你

19-06-24 22:07:16 来源:

  1

  早上的浓雾着大山,十一没好气地挥动着手里的砍柴刀。这种天气,他最不愿意出来砍柴了,雾蒙蒙一片不说,就是那些把他裤子打湿的露水和鞋里那滑溜溜的感觉都让他极度不舒服。

  但又不能不来,娘的药还剩三天就吃完,家里也快揭不开锅了,要是再不砍些柴拿去卖,只怕俩人都得饿死。

  “从哪来这么大的雾!”十一没好气地砍掉一根挡的树枝。出门前本想着多砍些柴的他,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高不可攀而又模糊不清的深山,心里不免又有些没底。

  十一顺着那条隐约可见的小爬到了山顶。以前爹在的时候,带他最远就到过这儿。再往前,爹死活都不进去。他问爹,为什么?爹每次都若有所思地说,有脏东西,去了要送命!但是爹从来不告诉他,山谷里究竟有什么。

  十一站在山顶,瞧着脚下的山谷,除了更厚的雾,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蹊跷。“会有什么呢?”十一转着手里的刀想,“要不下去看看?”但随即爹的那句“会送命”,立马让他打消了念头。

  十一抬头看了看,此刻太阳应该已经出来了,但头顶上却是的。山风一吹,加上刚才上来时出了点汗,十一不自禁地打了个激灵。

  突然,从上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呱、呱”的声音。十一顺着声音看去,一只乌鸦正站在离他不远的树枝上。叫声在空旷的山里回荡,听得人发瘆。

  “丧门的东西!”十一顺手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被惊了的乌鸦拍打着翅膀,叫着飞走了。

  “赶紧给我滚!”十一抬起手里的刀骂道。谁料,手一滑,刀掉到了山下。

  十一懊恼地骂了一句,一时没了主意。“下去?”可爹的话让他不敢越雷池一步;“回家?”但是家里哪还有多余的钱让他再买一把刀。

  十一沮丧地蹲在地上,伸着脖子张望着,着可以看到那把刀,但除了一片暗绿色的草丛,他什么都看不见。

  “或许刀就掉在不远的地方,我拿了就上来,应该没有什么事吧?”十一想。打定了主意,十一站起来,咽了口唾沫,把脚缓缓迈了出去。

  和看到的一样,这边由于常年无人问津,除了草厚一点,没有之外,与山的那边没有什么区别。渐渐的,十一觉得心里的那份恐惧也小了。他朝着记忆中刀掉落的,走了过去。

  随着十一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草的高度也越来越高,此时已经到腰的。十一的衣服早被湿了个透。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一来敲掉那些让他厌恶的露水,二来为他开。

  终于,那根熟悉的刀把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十一心也跟着落了下来。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

  那把刀完全展现在他面前。正当十一刚要伸手去捡,对面的草丛却自己动了一下。十一瞪大了眼睛,保持那个捡刀的姿势,大气都不敢喘。

  “沙沙”,随着草尖儿的摆动,传来了一阵声音。“完了,完了……”十一感觉自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看着晃动的草越来越近,十一感觉那个东西在不紧不慢地向自己靠近。他几乎就要仓皇而逃了。

  就在此刻,一条约有一尺长,通体发白的小蛇从草里钻了出来。它趴在地上,吐着信,仿佛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

  “小玩意,你吓死爷爷了!”十一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他迅速把地上的刀捡起来,再看那条小白蛇,依旧趴在原地,并没有因为害怕而逃窜。

  “看我不把你活剥了吃肉!”可能是觉得自己之前的样子太糗,十一,挥着手里的刀向白蛇砍去。

  那小蛇倒也灵活,扭着身子躲过了这致命一击,向旁边的草里钻去。十一也不含糊,抬手又是一刀,可依旧没有砍中。越砍心里的火越大,他此刻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会送命”之类的话,追着小白蛇就向山谷跑去。

  一人一蛇在厚厚的草里一前一后地奔跑。到底是白蛇灵活,无论十一怎么砍也砍不到它。只听“当”的一声。十一只觉得被震得发麻。

  十一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不出所料,刀砍石头上了。可能是用力过猛,也可能是年头太长了,那把刀竟然就这么齐齐地断了。十一看着眼前的半把刀,傻眼了。

  而那条小蛇也不跑了,趴在地上,头冲着十一,就像在看他的笑话一般。

  十一被激怒了,他把断刀往地上一扔,喊道:“你这倒霉的玩意儿,我今天要是抓不到你,我就不叫十一。”说着,向那条蛇扑去。

  小白蛇可能感到了十一的,摇着尾巴,爬得飞快,一转眼,就和十一拉开了一段距离。十一哪里肯放弃,一股脑儿就追了上去。

  2

  追了不知道多久,十一觉得身边的草已没有起先那么高了,他能清楚地看到那条白蛇逃窜的方向。

  又追了一会儿,草就只能没过脚面。十一觉得自己好像刚从深水里出来一般,身上有说不出的痛快。而那条白蛇也完全地在他的视野之内。十一脚下发力,眼看就要追上它了。此时,一堆乱石却挡住了他的去。

  这片白花花的乱石堆在这墨绿色的山谷里尤为突兀,而那条小蛇直接钻进了石缝中,再也看不见它的踪迹。

  十一双手支在腿上,喘着粗气,说:“小东西,有种……有种你出来呀,看你……爷爷……不把你剥皮抽筋!”

  骂了一会儿的十一,猛地站直了身子,愣在当场。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处于山谷之中了,再回头看看来时的,被大雾着,头顶上的云仿佛要压下来一般。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下可是要交代了!”十一嘴里念叨着,心里害怕极了。

  他刚要转身离开,余光扫到了一片扎眼的鲜红。十一忍不住好奇,探着脖子向那边张望。只见白花花的石头中间夹杂着几块像红布一样的东西,那红的前头还有黑乎乎的一团。

  十一小心向前走了几步,等他看仔细了,只觉得头皮发麻,汗毛直立,魂儿都快从身体里钻出来了。眼前赫然是一具被压在乱石下的尸体,那红的是他的衣服,黑的是他的头发。

  “妈呀!”十一吓得一坐倒在地上,双腿胡乱地蹬着,往后退。他极力想不去看那尸体,但越不想看,眼睛却越离不开。

  而此时,之前消失了的那条小白蛇又从石缝里露出个头来。它扭动着细小的身子在石缝里穿梭,而方向则是那具尸体。

  没一会儿,它就来到了尸体的旁边,顺着那头黑发钻了进去。可能是因为晃动,一块绿色的石头从尸体处掉了下来,冲着十一滚来。

  此刻的十一早被吓破了胆子,见有东西滚来,哭喊着:”别过来,别过来!饶命……”那绿色的石头一滚了下来,停在十一的脚前。

  十一捂着眼不敢看。少顷,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这才慢慢地把手指打开一个缝儿,看着脚边的东西。

  原来那并不是什么绿色的石头,而是一枚镶着翡翠的金戒指。十一眼前一亮,把手放了下来,凑过身去,拿那戒指。

  十一小心翼翼地把那戒指拿在手里端详着。这戒指黄灿灿的,尤其是上边的那颗翡翠,晶莹透亮。虽然此刻阴着天,但依然能感觉到它翠得发亮,仿佛能滴出水来。

  虽然没见过什么宝贝,但十一也知道这是个好物件。他把戒指紧紧攥在手里,壮着胆子,向尸体处张望。

  原来那尸体虽然被压在乱石之下,但是头,还有一只手却露在外边,估计年头有些久了,只留下森森白骨。想必这戒指是从他手指滑落的吧。

  “难道那白蛇引我到这儿就是为了给我这枚戒指?”十一心想,“这要是卖了,肯定能换不少的钱!”

  当下朝着白蛇拱拱手,说:“你虽然废了我一把砍柴刀,但现在却给我了一枚戒指。咱们也算扯平了!”

  说完,十一就向山谷外走去,虽然得了个大便宜,但他的心里还是着一丝丝的恐惧,尤其是看过那具尸体之后。

  十一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端详着眼前的这枚戒指。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翠绿的翡翠之中,竟着一丝鲜血一般的红丝。不过他也不在意,“估计能给娘抓不少药呢吧?还能换把新的砍柴刀。”一想到此,十一美得咧开了嘴。

  “爹,看来你说的话不对。什么叫‘会送命’,我看是会发财吧。哈哈。”十一有些得意地把那戒指往手上套。比划了一下,就无名合适,他想也不想就戴了上去。

  “哎呦!”十一觉得套着戒指的指背,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他急忙把戒了下来,手指上却涌出了一滴似泪一般的血滴,顺着手指掉在地上。

  十一拿嘴吸着手指,另一只手把戒指翻了过来,只见内壁光滑平整。“想必是刚才沾上了树枝上的刺儿了吧?”十一粗略一想,把戒指套在手上,顺着原向山上爬去。

  天虽然还的,可那些大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了。十一心情大好,哼着小曲朝家里走去。

  走着走着,十一感觉背后好像有人跟着似的。他满脸疑惑地向后看了一眼,空空如也。没走几步,那种感觉又来了,十一心里有些没底,紧接着刚才那尸体的样子浮现在他脑子里,十一吓得打了个冷颤,脚下发力,急匆匆向家跑去。

  3

  回到家中,没打着柴又弄坏了砍柴刀,十一自然少不了挨娘一顿埋怨。可当他把那翡翠戒指拿出来时,娘也颇有些高兴。当被问及是从哪得的,十一大概把追白蛇的经过叙述了一遍。只是看娘的身子虚,没敢提起尸体的事。

  娘咧着嘴说是祖上,那白蛇肯定是大仙变的,救急他们,还着十一一定要记得买香,十一连连点头答应。

  十一吃过晚饭后便躺在了床上。临睡前又忍不住把那戒指拿出来把玩,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十一,觉得有人在捅他。

  “相公,相公……”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十一听了,想扭过脖子看个究竟,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顶着一样,始终转不过来。

  “相公,你别看我,奴家怕吓着你!”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相公!”十一依旧没有放弃想转动脖子。

  “你别管我是谁,自今日起,你就是奴家的相公了!”

  “你到底是谁呀?”十一听得云山雾罩,心里更是着急,想知道是谁在和他说话。

  “相公你又何必这么执拗呢?就这么陪奴家说说话不好吗?”

  “你是人是鬼?”十一有点急了。

  “哎,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说话,那奴家走便是了!”说完,十一只觉得一阵风从头顶吹过。

  脖子上的那股力消失了,但眼前却什么都没有。

  “你是谁呀?”十一大喊了一声醒了过来,此刻他紧紧地抱着被子,大汗淋漓,衣服都被湿透了,不停地喘着粗气。

  “怎么了?十一。”娘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事,娘,做噩梦了。”十一怕吓着娘,从而撒了个谎。

  “哦,快点睡吧!”

  十一倒在床上,想着刚才的那个梦,头皮发麻。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床头,却依然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昨晚上梦里的那个声音一直在十一的脑海里萦绕着,他显得有点魂不守舍。他坐在口,手指捏着那枚戒指,怔怔地发着呆。

  “难道是因为它?”十一把那枚戒指拿到眼前,发现昨天那捋极细的红丝此时却好像粗了一点。

  看着那刺眼的红丝,十一突然有些后悔。昨天一时便宜,现在想想,还真不知是福是祸。想到此,十一就想把那戒指扔掉!可一想到娘和这个家,却终是舍不得。

  “走一步算一步吧!”十一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再也不敢把这戒指戴在手上了,而是放进了怀里。

  这天夜里,十一又做梦了,梦里和昨晚上一样,他还是不能动,那个温柔的声音依然在耳边。

  “相公,你今天在口烦恼什么呢?是怕奴家害你吗?你放心,奴家是不会害你的!”

  十一感觉自己的心猛抽了一下。他固执地扭着脖子,问:“你……真是……是那枚戒指变的?”

  “咯咯……相公你怕了吗?”十一耳边传来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相公莫怕,不管我是什么,我都不会害你!”

  “这么说你真的是鬼?你为什么叫我相公?”问出这句话后,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十一用出了吃奶的劲想看看他耳边的到底是个什么,但脖子上那股力依旧死死地钳着他。

  “因为你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相公呀!”

  “我不知道是你的戒指,我还以为是那白蛇给我的!我还你就是了,你不要纠缠我了,行吗?”

  “那可不行哟,相公!血翡翠,血与融,岂能说不要就不要呢!”对方有些调皮地说。

  十一心里后悔透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招惹上这档子事。听她那意思,现在想甩也甩不掉了。

  “相公,以后奴家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好好待我呀!”那声音凑了过来,十一都能感觉到她说话时吐出的风了。

  十一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由于害怕,他浑身都在发抖。刚要喊,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都喊不出来。

  “相公,奴家是不是把你吓坏了!”那声音说,“奴家走就是了。明天再来找你!咯咯……”

  之前那种感觉瞬间消失,十一直接坐了起来,也醒了。与昨天一样,依旧大汗淋漓,心脏也有些闷疼。

  十一赌气般拿起那枚戒指就扔到了屋外。稍稍喘了口气,忽然想到:即使扔到屋外,可能也于事无补。不如等明天天亮了,我给她还回去。到时,估计她就不会纠缠我了吧?

  想到此,十一悄悄出去,又把那戒指捡了回来。

  4

  一大早,十一连招呼都没和娘打,揣着那翡翠戒指就进了山。十一觉得怀里就像盘着一条毒蛇,让他惴惴不安。虽然今天艳阳高照,但他却顾不得欣赏这好天气,只是低着头,匆匆赶。

  十一脑子里一直着昨天那个吐气如兰的声音。一不小心,和人撞在了一起。

  “哎呦!”十一揉着脑袋看了看,眼前一个似打扮却又不像的人也在揉着脑袋。此人身穿一件破破烂烂的道袍,但头发却披散着,颧骨突出,颌下稀稀疏疏的胡须,随着山风轻轻飘动。

  “走不长眼呀?”十一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壮士勿恼,小道刚才专注想事,一时忘了看,还望壮士海涵!”

  十一几日听过这么文邹邹的话,瞬间被逗乐了。

  “你还真是个?”十一问道。

  “自然!”

  “看着可不像。”十一又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好啦,你撞了我,我也撞了你,咱俩扯平了,各走各的吧!”

  那看着十一,拱了拱手。突然,刚才还平静的脸上,眉头一下皱到了一起。十一见他,向自己走了一步,他下意识向后退了退。

  “你想干嘛?你刚才也撞我了呀……”

  那也不说话,端详了半天,叹了一口气。十一被弄得一头雾水,加上这几天怪事连连,生怕又遇到什么邪事,就想抽身而去。

  “壮士哪里去?”

  十一也不搭话,此刻他只想离开。谁知那,一把拉住了他,“你已经,还不自知?”

  十一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怒气的老道,又惊又怕,话也不敢说。那可能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妥,松开了十一。

  “你最近可从山上捡了一枚翡翠戒指?”

  “没,没有!”十一下意识地摸了摸怀里。

  “还敢撒谎!”怒喝了一声,“再不拿出来,小心你小命不保!”

  十一本来就发怵,现在被怒喝一声,腿一软,跌倒在地,“你到底是谁?”

  “你是不是拿了那枚戒指?”

  十一点了点头。

  “还不拿出来,真不想活了?”

  十一哪敢犹豫,伸手从怀里掏出那枚戒指,递了过去。接过戒指,看了片刻,“血已融。无救,无救……”

  十一虽然不懂的意思,但“无救”两字还是听得明白,当下慌忙拽着的衣服,“谁无救?我吗?大仙救我!”

  把十一扶起来,“你可知道这戒指的来历?”十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不足!”

  “到底怎么回事?”十一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悠悠地说:“此物本是一普通的翡翠,也是一对小男女的定情之物。两人情投意合,谁知马上拜堂成亲之时,那男子却意外身亡。这女子也是痴心之人,跟着殉了情。可谁知这女子怨气太重,以自己的魂魄为,所以这血翡翠也就成了煞物。”

  “你是说石堆下的那个……人?”十一指了指山谷方向,声音有些颤抖。

  老道点了点头,“我跟随到此,本想她,可谁想,她的怨气极重,我跟想尽办法,却也无可奈何,所以只好告诉村民不得靠近,并时时查看。今日我见这血翡翠不见了,正在思忖,原来是你这个蠢人拿了去。”

  “我,我一时财迷心窍!我再也不敢了,道长一定要救我呀!”

  “你与她血脉相融,我也为力了。”

  “啊!”十一彻底慌了,“大仙,我不想死。”

  摇了摇头,“先别慌,你且跟我说说,这几天你都遇到什么了?”

  十一把这几天的经过详详细细说给,不敢遗漏丝毫。

  听罢,眉头紧皱,“看来她现在还无害你,”说,“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解这血翡翠上的怨气,不知道你敢不敢尝试?”

  “敢,敢!只要能让我摆脱这东西,啥我都敢!”

  “既然那女子一直喊你相公,你何不就跟她成亲,或许能化解她的心头怨气!”

  “啊?”十一张着嘴,看着,“你出的这是什么鬼主意,我怎么能和她成亲,不行,不行……”

  “又不是让你真的娶她,无非就是做个样子。到时她怨气一消,自然不来烦你。”

  “这……这……”

  “你要是不肯,那就只能任凭她纠缠你。”说,“还有,千万不要想着扔了这血翡翠,她本来就怨气冲天,你要再将她丢了,只怕到时……”

  十一般的愣在原地。要他和这女子结冥婚,他是极不乐意的,但一想到每天晚上被她,心里又害怕之极。“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十一的语气里带着。

  缓缓摇了摇头。

  “那我该如何做呢?”

  “你今夜子时在山上等我,其余的都交给我来办。,无论如何,也要咬牙把婚礼完!”

  十一苦着脸,点了点头。拍了拍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5

  十一躺在床上,纠结着要不要去。毕竟这事太过,自己连媳妇都没有,却要先来一次冥婚。怪只怪自己财迷心窍,才惹下大祸。叹一口气,“还是去吧。”

  听着娘睡得熟了,十一偷偷打开门,朝山里走去。

  虽说心里下了决心,但一想到跟那个死尸结婚,十一就觉得背后直冒冷汗。此刻山里黑漆漆一片,十一打个灯笼,步履蹒跚。好几次他都想掉头回去,但又知道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终于,来到了山顶,此刻那正等在原地。“道长。”十一上前打了个招呼,借着光亮,十一看着一脸严肃。

  “走吧。”说了一句,带头向山谷走去。

  十一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谁也不说话。上次来到山谷,十一是追那只白蛇。此刻再来,他只觉得这条怎么这么长。

  突然,道长停了下来,十一没留神,差点撞上。

  “一会儿不管你看见什么,发生什么,都要把冥婚进行完,记住了吗?”用一种不容反驳的语气说。

  十一机械地点了点头。转身接着向谷中走去。看着没过脚面的草,他知道,要到了。

  此刻的山谷里,连鸟兽的叫声都没有,静悄悄的。看着眼前的那堆乱石,十一觉得自己的腿怎么着都迈不出去,面带恐惧地看着四周。

  “快过来吧!”听到了的,十一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来到旁边。

  只见乱石堆前,桌子,红烛等结婚的东西一应俱全,旁边还摆着几桌酒席,不过这些都是纸糊的。

  递给十一一身衣服,十一拿在手里,知道这是他这个“新郎”的衣服,胡乱地套在身上。把一根纸做的红带塞进他的手里,低声冲他说了句:“记住我刚才说的话。”随后,冲着那具尸体的喊了句:“新娘子,出来吧!”

  话声刚落,只见那尸体的,一个身着红装,头上盖着盖头的身影出现了。那身影看着缥缈,若有若无,缓缓向十一走来。十一手心冒汗,紧紧捏着手里的红带,心都缩到一起了,隐约能听到自己牙齿碰撞的声音。

  随着新娘子一点点地接近,原本是纸扎的红烛竟然亮了,看着倒真像是一副成亲的模样,但却像是血一般的暗红,印在眼里,让里发虚。

  不一会儿,那新娘子就飘到了十一面前,朝着十一盈盈行了个礼。十一早傻了,半张着嘴,看着眼前的“人”发呆。旁边的推了推他,他才慢慢把手里的红带递了过去。

  一只洁白的玉手伸了过来,指若削葱,轻轻捏住那条红带。

  “吉时已到,行礼!”喊了一句。十一哆哆嗦嗦地攥着手里的红带,转过身来。

  “一拜天地!”

  十一皱着眉,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十一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咬着牙冲拜了拜。

  “夫妻对拜!”

  十一闭着眼,完全不敢看对面的人。

  “礼成!”

  终于完了,十一长舒了一口气,此刻他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

  “戒指!”在旁边催促着。十一慌忙从怀里掏出那翡翠戒指。对面的新娘子把手缓缓递了过来,十一小心翼翼地把戒指给她戴上。当他触碰到那只手时,冰凉的感觉让他不由地吸了一口凉气。

  “你现在心愿已了,怨气可消了吧?”问道。

  那新娘子也不理他,“相公,你不想看看奴家长什么样子吗?”

  十一听出这声音就是这几日自己梦里的人,不由心头一荡,鬼使神差地把手伸了过去。

  “不要……”没等喊出来,十一已将那女子的盖头掀开了。

  一头散乱的头发之下,一张暂且可以称之为“脸”的脸出现在十一面前。那“脸”一半早就没了血肉,只剩下森森白骨,而另一半则千疮百孔,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在那暗红的光的下,诡异之极。

  十一觉得胸口被人捶了一拳,所有的力气涌到嗓子上,大喊一声:“鬼啊!”随后跌倒在地。那也是满脸大惊,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听那女子发出“呵呵”的冷笑。

  这笑声空洞悲凉,环绕在山谷里,透着说不出的怨气和不甘。

  “原来你还是在骗我……”说着飘然向山谷的尸体上走去。而那些纸扎的红烛,桌子之类的东西,“轰”地一下着了。火越烧越大,整个山谷都被大火包围着,冲天。

  有心拉着脸色惨白,瘫坐在地上的十一逃出去,可四下看看,哪还有。这时耳边却传来了一阵声音:

  “绿翡翠,血与融。生同眠,死相拥……”

  声音凄凉而悲怨,在山谷里久久回荡……

/3/2/detail_1142.html